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一次心灵的穿越

来源:名著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西部文学
破坏: 阅读:1543发表时间:2018-09-07 13:36:37
摘要:心灵就这样穿越在这古韵悠悠的时空中,细细看着一件件珍藏品,静静地感受着、品味着古韵的特有气息,向化隆厚重的文化更走近了一步……

癫痫持续状态如何诊治? /> 八月的青海,天蓝云白,菜花飘香,正是一年好时节。阳光明媚的一天,在原野老师的带领下,昆仑文学一行20多人兴致勃勃共赴回族之乡化隆,来一次心灵的穿越……
  
   隔河相望话群科
  
   汽车一路疾驰,跨上了隆康大桥,停驻尖扎县康家村,俯瞰黄河,黄河水带着一身清凉扑面而来,温润的风吹拂着脸庞,一种莫名的激动便从心底升腾……
   黄河,我们的母亲河,华夏文明的摇篮。此刻,我就站在她的身边,感受着她千百年来练就的特有气息。
 癫痫发作全身强直会有危险吗  在我的印象中,她向来就是“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浩浩荡荡,汹涌澎湃,一泻千里,气势雄浑。
   而此刻的黄河水却没有一丝浑黄,河水微蓝,水流不急不缓,柔柔的波一层层向前推进。远远望去,像一条蓝色的飘带,轻轻地缠绕在丹山之腹,那样的温柔,那样的飘逸。黄河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大拐弯,放眼望去,远处河面上有些绿地被分隔成了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河上岛屿,星星点点分布在河段上,河水因这些绿色变得生动活泼了。河水绿洲相映衬,颇有江南的韵致。
   站在这里隔河北望,天不是很晴朗,看上去有些灰暗,有大朵灰白色的云沉沉地垂下来,压在河面上。与云相接的地方,有一片葱葱茏茏的村落,那就是群科村。远远望去,群科村被逶迤的黄河水温柔地拥在臂弯里,如一个披着绿纱的少妇,袅娜多姿,温柔娴静。
   群科村坐落在黄河北岸,依山傍水,南面有黄河环绕,北面依着甲文山。
   看着默默挺立的甲文山,那些卡约、马家窑的古陶、玉器,越过千年的沧桑,诉说着千年文明的悠悠过往,走进视线,走进心灵。我仿佛看到了草裙、木屐、火镰、石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位饮,耕田为食”。滔滔黄河水滋养了多少河湟儿女?书写了多少华夏传奇?文明的进程中又有着怎样曲折的故事?
   据韩老师介绍,这里地理位置极其特殊,早在南北朝时期,就设置为廓州,是当时的军事文化管理中心。1700多年前,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就有关于廓州的记载。后来廓州改为广华城,再后来因离群科不远有个村子叫瓦隆沟,瓦隆渐渐演变为化隆,这就是化隆这个名字的由来。
   群科是一个以藏族为主的多民族融合的地区,由多个民族迁徙而来。据说群科新区初建时在修建水泥厂的时候,挖掘出许多墓地,发现了许多蒙古文字,说明这里曾经也是蒙古族的居住地,群科北部的昂斯多镇的瓦卡玛遗址,曾经发现过许多陶罐,陶罐内有小孩的遗骨,而历史上蒙古族的确有这样的安葬方式。陶罐的发现,也是对这里曾经有过蒙古族居住的佐证。如今的群科,藏,汉、回等多民族和谐共处,亲如一家,安享幸福。
  
   走进昂拉千户府
  
   昂拉千户府位于尖扎县昂拉乡尖巴昂村。
   当我们来到千户府门前,一座砖木雕刻的藏式门楼映入眼帘。门楼虽带着岁月的斑驳,但造型别致、精雕细琢、古朴大气。门柱顶端是砖雕,门楼飞檐都是木雕。仔细端详,图案精致,做工考究。那些海水云龙纹、花草纹图案,在岁月中已然剥落,可图案依然栩栩如生。遗留在花纹角落里的微蓝、浅红仍然可以看出曾经艳丽的色泽。走进门楼,左边墙面上黄底黑字,记载着昂拉千户宅院的历史变迁,庄园是青海全境乃至安多藏区保留比较完整的藏式贵族庄园之一。
   通过门楼,走进庄园,门楼左边,陈列着千户府曾经的使用过的生产生活用具,手推小石磨、瓦罐、马奶桶、木桶、木斗、秤砣、方形的木蒸笼、石杵等。看着这些蒙着尘埃的老物件,我仿佛看到那久远的一个场景:晨曦微露,炊烟袅袅,勤劳的女人忙着蒸馒头、打马奶、烧奶茶,院子里飘着奶茶的清香。彩色的经幡在清风中飘拂着,桑烟飘香处,悠悠的诵经声打破了庄园的静寂,整个庄园沐浴在一片祥和中……
   将思绪拉回到现实,仔细打量着整个庄园,只见院落方正,青色的条石铺地,完全是汉族的四合院风格。全部建筑以四合二层木质结构建筑为主,坐西向东,为二进院落。正对大门的第一进院,这院四面皆为面宽七间进深两间的平顶土木结构二层楼,上下两层,完全用木质结构建造,建筑风格独特,木门、木窗、木隔板均被刷上木质黄的油漆,色泽艳丽,设计精巧,做工细致,豪华而不失典雅,从下往上看,颇有气势,彰显了千户的威仪。
   穿过院子,就是正对着大门的中厅楼梯间,这是通往二楼的通道。沿着窄窄的楼梯拾阶而上,就来到了二楼。宽约两米的木质长廊,有结实的木质护栏,既安全又大气。二楼房间很多,房间功能各异。有千户长居室,有千户长父母居室,还有议事厅等等,隐隐可以感觉到曾经千户兴盛的气息。从二楼下去,在主楼两侧各有一个石雕偏门,主体用青砖砌成,上方图案精致,花卉动物栩栩如生,从这里可以通向第二进院。第二进院正面为单层山顶砖木结构正房,面宽五间,进深三间,西面建平顶土木结构厢房,正面两侧各有一座小角院。整个院落无论是砖砌还是木雕无一不精工细作,规整之中显出庄严大气。融藏汉建筑、木刻和壁画艺术为一体,充分体现了20世纪安多藏区民居建筑的整体风格,很好地继承了藏民族传统的建筑艺术,又巧妙地融合了汉民族的四合院的建筑格局,具有很高的观赏、科研和历史价值。在当地民间有“藏有帕拉庄园,麦有昂拉本仓”的说法,虽然庄园墙壁上留下了文化西安癫痫医院在哪?大革命时期的痕迹,丝毫影响不了昂拉千户作为安多藏式建筑的一颗明珠的光芒,充分展示了藏族传统建筑文化的独特魅力。
   走进一楼的昂拉千户博物馆,就走进了千户的历史画卷。千户制度由来已久,是历代朝廷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统治的一种政治策略。历史上昂拉地区始终盛行着世袭的政教合一的千户制度,由头人或者干户长负责打理地方的一切事务。昂拉千户第七代千户项谦东智,解放初期在国民党残余势力的煽动下,对党和政府心存疑虑,以不合作抵抗的态度对待和谈要求,并且发动武装叛乱,给昂拉周边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新的灾难,在社会各界代表主张对昂拉千户的武装力量进行军事围剿的情况下,当时的西北局领导力排众议,始终坚持和平解决昂拉千户问题,进行了十多次谈判争取,最终让项谦从一个昂拉末代千户长真心归顺人民,并真诚悔过立功赎罪。从旧时的封建庄园主蜕变为一位受群众拥戴的好县长,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的远大眼光和博大胸怀。昂拉千户的和平解放,为新疆、西藏等部分地区的和平解放提供了借鉴。
   古朴华美的建筑,精美绝伦的雕花,昂拉千户走过历史的沧桑,见证了一个历史的变迁。如今它已作为民族团结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石奇.墨香.珍藏
  
   因为有上午的隔河相望,当我们真实踏上群科时,就有了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走进化隆著名书法家冶青明先生家,靠墙的两棵杏树葳蕤葱郁,果实累累,黄中带红的杏子,让人馋涎欲滴。
   这院子看似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几间全封闭的平房沐着阳光,看上去温暖舒心。院子按功用自然分成两半,一半是果园、菜园,一半是花园。绿影掩映中,一花纹精美、造型独特的巨石台桌,让小院充满了雅致诗意,透着主人浓浓的艺术气息。
   走进屋子,眼前突然一亮。外间大大的封闭阳台里各种各样的奇石摆满了阳台,它们大小不一,大若合抱,小若拳头,甚至更小,色彩各异,黑灰、灰白、青灰、褚红、纯白造型更是自然天成,千姿百态,纹理各异,形象生动。
   走进屋子,地板上的摆放着较大的奇石,几个橱窗里陈列着更多的奇石。有的如一只黝黑的卖萌小熊,鼻翼翘起,两眼圆睁;有的如刚刚启出的老树根,疙疙瘩瘩,凹凸有致;有的如一柄出鞘的剑,锋刃可见;有的如一团蘑菇云,徐徐升腾……其中有一块令人称奇,灰色的底子,上有淡黄的花纹,乍看仿佛是几匹骏马,鬃毛飞扬,长尾高翘,奋蹄飞驰,野性十足,再看又如涌动的海浪,层层翻卷,仿佛可以听到滚滚的涛声……
   把目光从奇石转向整个屋子,一个大套间,整面墙壁除了奇石橱窗处,还有两个大书柜,书柜里整整齐齐装满了书,其它全都是被书法作品装帧,书案上成品的半成品的书法作品堆成山,笔墨纸砚整齐地摆放在书案一角,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件根雕。整间屋子古朴、凝重、素雅,墨香四溢,不觉心静神清,气柔息定。好香用以熏德,好纸用以垂世,好笔用以生花,好墨用以焕彩,主人品高志雅的情趣尽在其中。
   冶老师即兴为大家挥毫泼墨,自然流露出的那种气定神闲,与室内的环境如此相宜。书画家马福祥老师和李玉良老师的精彩展示,更是为这个雅致的小院增添了一份雅趣。当离开这个充满墨香的小院时,我还觉得意犹未尽……
   带着墨香,我们走进了总统府。总统府一进两院,外院是一个果园,杏树、核桃等果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我们走进了内院,走进了总统先生曾经住过的屋子。
   屋子干净整洁,紫檀色的古董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色泽不同的藏品,每一件都精美绝伦。清朝时期官窑的精品瓷罐,距今4500年的乐都柳湾的彩陶精品,精美的掐丝珐琅香炉、盖碗,让我们连呼精美。“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罄、薄如纸”的骨瓷大碗,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晶莹剔透,细腻与通透的质地让我们惊叹!把一只骨瓷碗平放在手上,用拇指和中指轻轻一弹,响声如磬,干净通透,扣人心弦。那一方名列中国石砚之首的端砚,让我的眼球再次放大……
   心灵就这样穿越在这古韵悠悠的时空中,细细看着一件件珍藏品,静静地感受着、品味着古韵的特有气息,向化隆厚重的文化更走近了一步……

共 363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