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我与小美的幸福生活组诗

来源:名著网 日期:2019-9-18 分类:评论
【蓝花】
  
   酒馆的小舞台上
   灯光照见模糊的面影
   两个年轻的戏子
   一左一右
   还有一老一少
   拉着古旧的二胡
  
   其中一个穿着及踝的长裙
   上面布满了鲜艳的兰花
  
   【门前的雨燕】
  
   轻盈,欢快,独自飞在
   夏日的天空
   此时的你
   粉红裙子的女孩
   食指开花
   摘下面具
  
   狼群还很遥远
   跟踪的脚步
   踩响激烈的鼓点
  
   受伤的女孩
   食指开花
   摘下面具
   头也不回
   游到河的对岸
  
   【山菊】
  
   狼与老虎凳们检查工作
   办公室里坐着几只绵羊
   几只蚊子,公母各半
  
   狼翻阅羊的卷宗
   虎坐进黑皮椅里摇着尾巴
  
   在一本日程表里
   绵羊们知道狼与虎的到来
   但是它们还是胆怯
   还是害怕得要死
  
   因为一朵盆栽的山菊花
   缺少水分
   被风吹谢了
  
  
   【日记】
  
   没事的时候
   我便写日记
   写与小美的私生活
  
   小美按住鼠标
   阻止我的一条微博上线
  
   有时就是这样
   压抑得太久
   很多的人选择了暴露
  
   更多的人
   埋伏了下来
  
   【诗歌】
  
   小美很久没来看我的诗歌了
   小美说
  郑州哪治癫痫好 诗歌不是帅哥
   她有权看
   有权拒绝
  
   小美是我唯一的读者
  
   小美说中国的诗歌
   是一堆臭狗屎
   小美是这一著名高论的始作俑者
  
   自从这一高论之后
   我突然发觉
   小美的牙齿很白
   还有更白的,是一张
   玉兰油面膜,紧紧地贴在
   她的脸上,在夜里
   吓了我一跳
  
   【拯救】
  
   一只黑色木斯特兰犬扑到水里
   拖出那个溺水的男孩
  
   他往嘴里塞进过多的水草
   还有未喊出郑州羊癫疯治疗好方法声来的一些文字
  
   小美说
   急救的要领
   抬颌,捏鼻,深吸,缓吹
   看胸部,摸颈动脉
   按压胸骨下三分之白银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癫痫好一位置
   手臂垂直,每分钟一百次
   用力,拍打背部
   挤出更多的水分
   呼救
   翻看瞳孔
   阅读恐怖记忆
  
   有时生命就是如此
   死神潜得很深
  
   死亡被阻止于,喉结以下
   三寸的距离
  
   【希望】
  
   很久很久以前——
   小美在讲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台下坐着很多很多双好奇的眼睛
  
   有时,我们很无聊
   有时,我们很丰富
  
   我知道小美
   看过很多的书籍
   她很有编故事的天赋
  
   在林地的中央地带
   这样的天赋,为我们带来了
   五月的微火,和全新的
  
   希望
  
   【无人的小船】
  
   城里住满了人
   小美说城很空
  
   戴过很多首饰的女孩
   小美很少与她们交往
  
   楼层愈高
   心窗愈矮
  
   乘一艘无人的小船
   漂洋过海
   选择漂泊,小鸟和
   太阳
  
   【天气转阴】
  
   天气转阴,雨
   便不会遥远
  
   河心的落鸟
   紧张的预感
   潮水的涨落
  
   万物得以滋养,被滋养的
   唇,说着湿润的语言
  
   雨季是一本迷人的书籍
   少女温婉的手伸进水里
   化作了鱼
   .
   【另一种青春】
  
   整齐的白杨像水草浮向天空
   驱车行驶在两县之间的州际公路上
   刚铺过柏油的北方路面
   黄昏时分
   黑发的女性正在修整她那贫瘠的土地
   村边的少妇哺乳着自己怀中的婴儿
   她们偶尔的直起腰,扭过身
   表情像两片,毛片的玻璃
   在这三人之后
   便是迅疾而至的黑夜
   总感到第四个人的存在让我忐忑不安
   一行参加完婚礼的车队的尾灯
   消失在第一个丁字路口弯道的尽头
   神秘的 光的退却
   熄灭,在笔直的路的尽头
   渐渐亮起的窗灯
   所有的回忆
   在夜的尽头
   向落满乌鸦的夕阳致敬
   谁在旷野中奔跑
   那第四个
  
   “黑夜中也有健步如飞的人”(蒋方舟)
  
   我猛然的顿悟
   麻木的手开始颤抖
  
   “也许另一个我已然出发在途中”
  
   一个赤裸的,坚韧的自己
   完全仰仗双腿,肌肉与骨骼的配合
   超越后现代的钢铁结构
   意志如豹
   像海浪一样奔腾不息
  
   另一个颓废的
   老爷式的坐在空洞的车里
   昏昏欲睡
  
   在路的尽头
   另有一个自我
  
   在夜的尽头
   另有一个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