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我做“大哥”好多年(杂文)

    十多年前,小城里的我们有了一个圈子,全是清一色的乡党。闲来无事,周末节假,总会在一起聚聚。虽人不是很多,也就十之有一,但总还需那么一个趁头的组织者,许是我的年龄比他们大了一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五谷之约(散文)

    一、黄豆侧记一场透雨的尾声还在顺着老家的屋檐向下扑落时,父亲早已按捺不住性子,他在屋里踱来踱去,不时一遍一遍地探望天空。因是村外一块田地还未下种,被父亲牵念着,他心急火燎地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散文)

    生命的精彩,在于勇敢与充实。在生命的面前,名利不过是一种虚无。对于那些看轻,生命永远独自承受。当我得知那位矮胖的保洁阿姨患鼻癌的消息后,我的心头为之一震。在这之前,也曾听另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游吧,趁着时光还未老去(散文外二篇)

    总是莫明地笃信,自己的前生是一尾鱼。我曾在一首诗中也写过:我是一尾鱼,红尘是我必须要游过的河流。这个想法时刻缠绕着我,一天、一年、一生。一尾鱼,是我想要的一种生命形象:快乐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那些似曾相识的云泥(散文)

    坐在新年的阳光里,一茶在手,袅娜升腾暖冬的气息。目光如粉丝般追随,到底没有长性,终至于直来直去,穿刺袅娜,直抵蓝天。天其实不很蓝。清淡,透出几分苍白;云倒是很白,白得粘稠,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琅邪榜】雨中登恒山(散文)

    和虎儿妹一起的时候,就商量好了一起去登恒山,可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未能达心意。来自高原的我,对于山水有种天生的痴情,尤其是对家乡的山水,心底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爱恋,随着夏季大自然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时光】江南之雪(散文)

    一黛瓦,已披上了厚厚的棉被,仅露出黝黑的瓦楞。粉墙,岁月在它的面颊留下斑驳印迹。雪花止住了舞步。河道里乌篷似动、似止。飞檐下,一盏又一盏,一串又一串的红灯笼,仿若这水墨雪里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归(散文)

    厮守,一个多么美妙、幸福的字眼!可对他和她来说厮守是一种奢望,聚少离多似乎成了家常便饭。——题记下了机场大巴,时针已指向了晚上十点钟。“终于快到家了!”透过车窗看着夜晚城市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乐享跑步(散文)

    21·0975公里的马拉松半程比赛,用时2小时4分08秒——4月10日,我在陕西杨凌农业高新示范区,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正式的马拉松比赛——2016杨凌农科城国际马拉松赛,在2754名男子选手中,位列第772...[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乡】和衷,谁与共济(散文)

    和衷是衡阳知青,比俺老船还老,不记得是老几百天还是上千天。当属老三届,当然,在农场的场龄也比我老三年。同队上大多数衡阳知青一样,这位仁兄是铁路子弟,说一口流利的北方普通话,不...[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